从听世间权似火,不能烧得卧云心。

王杰希亲儿子。
喻文州迷妹。
单恋江波涛。
杂食

秣僚幸会。

【百日喻王-92天】人间事-02

传送门坏了,关闭:)
•预警,高能ooc许斌先生:)

02.
“笙儿总是三句话不离你,喻某久仰,却不知今日得见,气度更是不凡。”喻文州不甚在意的样子,开口还是恭维。可话从他口中脱出又似经过千雕万刻,入耳后势要把人五脏六腑都熨地妥帖,听着周身里外都爽利。好言语总似糖如蜜说来动人,两番场面话一对,可能还又有些人长得好看潇洒的辅助,王杰希不知何时起心头发痒,再看这人便怎么都顺眼了。

推杯换盏,好酒佳人,他轻易就醉了 。渐渐话题聊开,酒精催着大脑空白,话赶话有些想说的不想说的纷纷避开理智全权倾倒出来。王杰希外冷内热,若他不感兴趣,天王老子来了他大眼睁都不会睁,可若有兴致,一身向外横亘的刺便说收就收,他...

【宋词百首】目录汇总

滴滴打卡

半叶·夜殇_壬迩亡梓:

又是半叶的搞事现场——


完结撒花!半个月的时间,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事情,词牌名联文终于是结束啦,辛苦这一次来参加联文的各位太太!由于联文临近开学,也有一些太太来不及参加的,也说一声谢谢啦w


和以前一样都会有个目录归档汇总,辛苦 @莳静.AgNo³ 和 @诺水素清·2018年6月26日见 的整理和帮忙呀——


——————————————————————————


【南歌子/喻黄】黄沙玉柳 by: @星娥娇 ...


【宋词百首之应天长/叶王】 百焰(上)


•段数:一,三,五旁观第一人称,旁观者高英杰
              二,四,五第三人称

•如果觉得时间线有些混乱,(下)文末会有总结!

•微量喻黄

一.

“后来,我又遇着他一次。”

我把席子铺地铺得尽可能妥贴,师父还是很客气,先给我道了谢。我正襟危坐,认认真真地看过去。

师父随身带着碧梧稻,刚煮了乳泉漫流出的山泉水。他喝茶最为讲究,一沸的时候择水合量调以盐味,第二沸出水一瓢,以竹筴环激汤心,亲手掂量了茶末捋了袖袍沿着漩涡中心抖下。少顷待水大开,势若奔...

【宋词百首之城头月/喻黄】城头月

旁观者第一人称,这是辛亥革命之后的故事了。

 最后一句郑轩x少恬,可忽略

部分梗自萧红《小城三月》

ooc?算我的!


我那个外姓的哥哥,脾气是很好的。

母亲让我们称他表哥,二哥私下里告诉我们,那是不当的,喻哥打断了骨头都能同我们连上一根筋。后来我渐渐大了才知道,喻哥是父亲早年在外头跟另一个女人所生下的孩子。那女人一辈子应该也就毁于此了,与家中断了关系,而后我父亲又将她母子抛下,总之很坎坷。喻哥好像是八九岁的时候来了我家,那时他母亲大抵就已经去世了。

我当时小,不记事,也不清楚喻哥初来的时候对家中有无怨气,只是记忆里的他是从没发过火的,着眼就是沉静,眼中总蕴...

【王黄】仍然无题

写手挑战甜4#
起名废。
时间紧写得着急,除了垃圾话别的只像个框架我慢慢改慢慢来。
所以,接下来是不是该祝你快乐了,少天?
稍稍再祝一下自己快乐。over。

“你到了么?”
“恩。”
末了,似是想起了什么,鼻腔里窜入海风的气息,张嘴吐出的话淹没于浪潮叠叠,迭宕中缀满温柔情意。
“少天,很好看。”

西莱利的海水透着淡淡的薄荷色,正午阳光直射层析浮动光影剥离,又有着暗藏烟云的玛瑙质地。食指抚过玻璃杯染了一手它所沁出的凉汗,咬着吸管透过墨镜看着浪花白的沙滩上流过的层层剥不完的纹晕般光圈。树荫巘巘如山,周密盖下清凉。

“你看到什么了啊?有海蟹嘛有海星嘛有章鱼嘛有...blabla管他是什么鱼嘛?”

“没有,...

【百日喻王-第35天】人间事(1)

  • 解放战争时期背景,喻蓝王红。喻为王亡姊之夫


喻文州开了门,对他的到来显然有所准备,略略后退了步侧过身,从表情到动作都明显是个暧昧的邀请。

王杰希抿了抿唇,虽不想,面皮上还是登了点红。不过也都不是不经事的小孩儿,不论心里想法,他倒还算坦然地进了喻文州的房门。

阖门时极小的咔哒声,却在深夜的寂静里清晰得可怕。喻文州喜暗,内室只在桌上点了盏灯,浓稠而模糊德晕开空气中的尘丝。灯下是一卷书,一杯升腾着白雾水气的咖啡,清苦的气息混杂于黑暗中漂流,无形间渗入他的身体,勾着房中久伫的属于那人的味道,沉淀着让人一触成瘾的毒,枷锁下更多的还是引诱,无需撩拨即心神动荡...

程序画图太好玩儿了。

假装我是叶x,画画他家帅气的小魔术师(:

【叶王】王杰希的猫(1)

囤点日常,把名朋的随手戏搬来。
叶某第一人称。
自家的猫大名少天,人称社会我烦哥。以后王家的喵也会登场,简单叫他笑笑。烦白笑黑。

—————————

今个蹲电脑前面准备和王杰希聊几句,小帅哥大概是躺床上没等到哥足够的重视极度不满心态爆炸,悄眯眯摸我显示器后头了。
等开机的功夫去拽了根油条,呲牙咧嘴咬着空着的手攥了鼠标先开聊天窗口,正准备按程序敲键盘切中英。
小帅哥觉着,是时候了。
一爪子要得就是出其不意外加气壮河山,豪龙破军之势亮起指间暗藏寒芒,瞬间红蓝交叠刷破下限吞尽万丈斗牛。
“dayanhkwhqllhbbk29hjwj7927”

喵???

王杰希的消息如期而至。
“叶修??”
微草小队长从不爱...

【王黄】无题

#王黄虐1

预警,黄少天车祸 

拿此文以示与死鱼别离的决心。


一. 

黄少天有些日子没过来了啊队长。

刘小别端了盘子到我面前,糯米糍巴咬得咯吱咯吱响。

你挺想他?

没有没有没有的事。他说话和他的手一样快,还没坐稳又跌跌撞撞起了身,跑到隔壁英杰他们桌上了。

嘴里糖球突然尝不出什么甜味儿,拇指下意识抚上额角,指腹擦着别处平滑肌肤却在此处触到了一块突兀的粗糙,细小而尖锐地起伏着像是迭宕的一颗心。

嘶,都结疤了怎么还在疼。 


二. 

喂,王队?

喻队,有事? 


三. ...

【第七首歌/叶王】予你晨希

@久黎

@我想飞在天空  


  • 字数:12102字

  • 备注:
    本文王杰希和叶修看起来像是科学家,其实都是军方人士。王杰希的年龄为从宇宙伊始直到现在,叶修由于当时生物与基因工程发达延长了寿命,年龄约有五个世纪。
    本来该好好写篇奇幻的,结果活生生放飞成科幻。逻辑死科学死,对于其中的延(闭)伸(眼)想(瞎)象(扯)作任何科学性解释,食用注意避雷。
    人生第一辆车献给叶王!开篇肉中段肉,肉夹肉的部分如果啃起来太过冷硬,请当做插图过滤!

  • 感谢千翎太太@默千翎-咸鱼中 爱心捐助主题曲《创圣的大天使》,感谢我亲爱的@(假装我艾特了。好难找不找了。她一定会原谅...

【叶all】关于对于叶秋个人盲目崇拜等一系列现象的讨论座谈会(下)

  • 草草插队祝修哥生!快!

  • 竭尽全力苏修哥。

传送:关于对于叶秋个人盲目崇拜等一系列现象的讨论座谈会(上)


        一堆队长面面相觑了一下,结果又是刘皓兴冲冲地先开口了:“要不,咱们就联联手,见到叶秋,一起上去拽住他不许他再躲,让他讲明白他到底爱的是谁?说出来了我们也就有目标了,有目标,才有动力;有动力,才有追到叶秋的可能嘛!”

  冯宪君一听真来气啊!妈的我这说半天就是想让大家不要因为见了叶秋就分散注意力,你倒好,还想团结大家一起...

【叶王】西风颂(二)

(一)

    “谢谢。”王杰希抖了抖沾满泥泞的长袍,不自觉得脸上就堆满了嫌恶。一抬头却发现叶修仍堵在自己面前,暂时没有离开,也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
他皱了皱眉,因为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到底想做什么。荆棘之地的预言扑朔迷离,他理不清头绪,便亲自前往探查。谁知此处的沼怪无人治理,出没处没有提示牌,他一个不小心就误入其中一个族群的栖居地,冷不防就被一群倏然窜出的沼怪拿泥巴摁到了沼泽里。
今天出门忘了占星相,一定是利东凶西,不宜出行。他束手无策之际抬头看了看天,明晃晃的太阳像个盛满了光的星盘灼痛了他的眼睛,一抹猩红色在适宜时铺下,在风中猎猎作响,帮他遮住了一...

【叶all】关于对于叶秋个人盲目崇拜等一系列现象的讨论座谈会(上)

  • 主席啊,你真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 摘虫爹原著,略(。)鬼畜。食用请务必谨慎。


        荣耀恋爱联盟正在走向下一步的繁荣,这个时候,居然来了一波爆发性的对于叶秋个人的追求,这让冯宪君不能不担忧。目前反馈的数据来看,这一个月职业选手对于叶修的各种围追堵截求抱抱(?),暂时还没有引起叶秋一亿个普通群众小老婆的关注。

  一来他们很难全面关注所有叶秋的配偶,二来他们也不会系统地去留意统计的数据,知道自己深爱就成。但是,他们不留意,那些专门寻找话题制造话题的舆论媒体又怎会忽视?媒体的习惯,也是在一月...

【叶王】西风颂

一.

未来:巴土恩旧薪复燃

演绎:花的移植,雷的末日救赎


未来:高地的争夺权

演绎:轮回


未来:布鲁瑞因的黑衣探索者

演绎:文州?黄发的人类小皇


“文州?”一双手掩住了他的眼睛,冰冷而不容反抗地带来黑暗。黑暗中没有远远伫立于未来某个时间点的术士了,换成了另一个模糊的影子。

风的轨迹。

“文州?”那人又咬着牙重复了一遍,滚烫的气息混着抹不去的烟味胡乱扑撒在他的颈侧,“你管他做什么。”

“你别胡闹。”最后一个字,王杰希也不急着写了,置了笔摸索着反手去扯他的长袍,“烟味好重,让你离那个布鲁瑞因的隐居者远点儿,他的眼里藏毒。”

“谁胡闹?”似乎是一声嗤笑,伴着一条腿抵...

【叶王】逆否命题

这真是个好梗,我借来用用。


数学课上,老师写了一句话,要求改成逆否命题,题目是我爱你。

“王杰希”他笑了笑,夹着粉笔的姿势倒像是在夹烟。

王杰希起身从容答道:“我不爱你。”

“逆否,逆否。”叶修招招手让他坐下了,一脸孺子不可教也,“你好歹得说你不爱我啊。”

王杰希心想我从不说假话。

“可是,这都是错解。”老师说着转身,靠着讲台端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黑板,故作沉思的姿态。后来他动了,一只手仍旧插在口袋里,书写一如既往的潦草。

“先变一种形式,”他边写边说,声音有些含混,“如果有一个人是我,那么这个人爱你。”

叶修接着开始改逆否命题了,写的很快也很轻,向晚的日光反射下模糊成了一团...

© 秣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