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世间权似火,不能烧得卧云心。

王杰希亲儿子。
喻文州迷妹。
单恋江波涛。
杂食

秣僚幸会。

【第七首歌/叶王】予你晨希

@久黎

@我想飞在天空  

 

  • 字数:12102字

  • 备注:
    本文王杰希和叶修看起来像是科学家,其实都是军方人士。王杰希的年龄为从宇宙伊始直到现在,叶修由于当时生物与基因工程发达延长了寿命,年龄约有五个世纪。
    本来该好好写篇奇幻的,结果活生生放飞成科幻。逻辑死科学死,对于其中的延(闭)伸(眼)想(瞎)象(扯)作任何科学性解释,食用注意避雷。
    人生第一辆车献给叶王!开篇肉中段肉,肉夹肉的部分如果啃起来太过冷硬,请当做插图过滤!

  • 感谢千翎太太@默千翎-咸鱼中 爱心捐助主题曲《创圣的大天使》,感谢我亲爱的@(假装我艾特了。好难找不找了。她一定会原谅我是的。)给我拟题, 同时感谢一起为这次联文活动烧了把灵魂之火的太太们,你们都是天使!

  • 最后!给吾王的生日蛋糕插一支老叶牌蜡烛,祝爸爸生!日!快!乐!

    —————————————————————————————————————

    “王杰希......”
        一声叹息卷带出了他的名字,他像是咏诵着神谕一般小心而虔诚。王杰希细微地眨动着眼睛,睫宇交错间,他看到他的神明在暗夜中点燃了回溯万年的星火。物走星移,他看不懂岁月如何奔流,却仍顽固地相信那双眼是亘古璀璨的恒星,从遥远的苍穹传递宇宙毁灭时间塌缩也不会消亡的光与热度,铭入他的骨髓煮沸血液,奉为圭臬刻成信条。

    【你已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必叫我因见你的面,得着满足的快乐。】


        叶修在一个激活了室景的虚空间里找到了王杰希,当他走进室景时,一颗明星恰从黑洞后划过,像一盏被拉开的新月一分为二,闪耀着拉伸光的路径,化为圆环。而王杰希横亘在这炽光拢成的圆环中央,像是万神之神,披着圣戒威光。
        引力透镜效应下他能看见大片的恒星铺成在黑洞之后,连环叠嶂成连片的星云星座。王杰希将室景调成了零重力,于是他们等于是漂浮在黑暗与行星游移的宇宙真空里。王杰希像是没有察觉到他的不请自来,给他留下了一个似乎永远不会回头的背影。他面前构造出的钱德拉塞卡黑洞是由探测器群捕捉到的图像插值补全构建出的图景,毫无特色地与他们一同悬浮着。钱德拉塞卡黑洞是在宇宙极早期阶段存在由于无规性引起的坍缩形成的高于10亿吨初始质量的太始黑洞,他没有炽热的吸积盘,并早已将周围的尘埃与气体席卷一空。它静静地停在距离他们40M远的地方,像是黑曜石雕成的占星盘,无声诉说着隐秘的未来命运。
        王杰希向平台发送了一条控制标签,于是他们开始随着每一道逃不开力场的光束螺旋着朝向星盘前行。由透镜产生的图像压缩而成的柔和光晕镀在黑洞的边缘,叶修的视网膜上开始生成时空图,加入了平台的世界线,省略一个空间维,添加一个时间维,潮汐力的球壳变成圆圈,并留下了他们的变迁历史逐渐形成了一组半透明的同心圆柱体。
        30M,20M,10M。
        10M处,光线被迫弯曲成径向路径,群星乱舞,整个天空都在蓝移,分列于星空两段的星座蜂群般团簇着拥挤迸发出妖异的炙蓝光烁,时空图上平台的世界线旁平铺点亮了无数发着金色光芒的小光锥,所有的光线都将在一个特定的时刻悉数掠过一个特定的点,开始向漩涡的中心倾斜。
        他们最终停在距黑洞3M的地方,这里的光以螺旋型轨道绕行,划出相同的逃逸足迹。天空被精确地划成截然不同的两部分,一半绝对黑暗,一半缀满冰晶般澄明的蓝色恒星。而王杰希凝视着黑洞外缘盘旋着的圆形光轨,拇指指腹拖着下颌侧着食指抚着下唇,陷入沉思。
    他看黑洞,叶修看他。他看他的侧脸流着白蓝交织的光影,像是银质的气泡拭过白皙的玉,浮跃着动人的华泽;他看他的左眼盛映万千星辰,承载了浩瀚银河奔涌到深邃的潭底,化为跳动不灭的灯。

      “停,停,大眼儿,停。”饶是叶修的心理素质也禁不起这倒腾来回了十几次的往复。这玩意儿又不是摩天轮,那里是一个时间混乱,连光都无法逃逸的异度空间,到时候如果他们在普朗克尺度无法实现无限计算量,他们也会堕入黑洞的历史而永无脱身的可能性。好玩儿么?这简直就是自虐。偏偏当事人还的确很有殉道者的气质,每每做这种折磨自己的事都极度的乐此不疲。
        怎么能这么闹呢。叶修看着人皱着眉头瞪着大眼的模样儿心就疼得掉了几层皮,却还碍着些小心思不愿说。
        说什么说,没两句漏了嘴,然后人家十动然拒,说我很忙我要救赎世人的罪孽维护宇宙和平,你等等等个五六十个世纪以后我玩儿够了再考虑考虑。
    这话是开玩笑了,王杰希又不真是耶稣,
        可他很忙倒是真的,同样,叶修也很忙,远征军事务繁多,各种大的小的任务一个是接着一个,方锐的话精辟,真就是咱们远征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谈情说爱风花雪月这种事,说不定真得推到退休再提上日程。
         他喜欢王杰希,没法不承认,没事数数那些星星,右眼一千左眼一万的,不知不觉那对含载了所有恒星行星超新星的眼睛就把他包容到了他的小宇宙里。他们曾共历生死,披沐星雨并肩驰骋;他们很相像,都有一颗足以承沥烈火跳跃坚定的心;他们足够默契,对彼此怀有最忠诚的信任,因此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却无法仔细分辨,无法一一诉清。叶修确信王杰希对他也有着同样的感情,于是他放心大胆地再等,等到他们一路并肩走来沿途洒下的草籽破土而出长成参天的榕木,终有一天这份在岁月见证下成长得比星河还要宏壮的爱情庇佑他们知道天地都老去。
        不过,有时候等待也是得依情况而定。在现代基因生物技术极其发达的情况下,人类的确有了可以说是永久的生命。可人黑洞管你能活一百年还是一百亿年,只要你敢进去,他就能以覆手之力把你拉进永无止境的破碎时空里,顷刻间将你毁灭。入潜有风险,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以后可能就真的来不及了。
    然而叶修和他打迂回战似得暧昧游戏做惯了,真要卷起袖子动真格,却都僵着不想站出来。王杰希这几日甚至还开始有意无意地躲起叶修,跟个小疯子一样泡在室景里,脑子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叶修知道那玩意儿足够抽象,反正不是他就对了。
        他这叫一个郁闷啊。你说你个大眼儿也真挺大,怎么就看不懂哥心思,白长了不是。你自个儿羞涩自个儿犟,好歹给我营造个机会啊!不会真要等到咱哥俩注定要耗那破黑洞里了才幡然悔过和哥执手相看泪眼吧!
        不能再等了。叶修想,去他妈的,管他吉不吉利,哥就当自己回不来了。
        他把王杰希扯过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在发送指令模拟纳米探测器进入黑洞的过程。只是蓦然间,那源源不断的细小溪流瞬间冰封,解封又是一刹,开始随着恒星的红移迅速倒流。
        他开口正想说些什么,嘴却被贴了对红章封堵,话语被堵在嗓子眼压缩成了一声低吟。四唇相接的地方干柴点起了烈火,灼烧出的高温烘干了每一滴水分,于是怎样舔吻渡送津液都无法挽救裸露肌肤相触之处滚烫而即被蒸发殆尽的血液。他的眼前是数以万计被引燃的红驹飞驰过红外频率的宙宇,星辰反转,倒置了天地。
        吻很浅却绵长,似是要绻带了暗涌过百年的爱恋。回溯停止的很快,一切尽归原态,一片漆黑中只能听到两颗心猛烈的撞击着相拥着跳到同一频率。松开的时候都有些意犹未尽,叶修舔着下唇用稀里糊涂的脑袋忖度着下一步该做什么,却没想到王杰希直接的更彻底。
        “回房间?”

           叶修愣了有半分钟才反应过来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是个什么意思。他觉着自己已经够直球了,没想到这位更是一个三步上篮正中红心。 
        “呃。”叶修的喉咙干得挤不出一点儿带湿意的气,还得忙着咽下唾液腺不断泌出的,整个人都乱得一塌糊涂还要强装镇定,“这么快......?我们不应该先......一起吃个饭,表个白,确定个关系在......”妈的,哥戒指还没来及送呢。 
          然而王杰希的表情让他说不下去了,太精彩了,他憋着笑干嘛要鼓腮帮子,左眼本来就不小还在这儿瞪什么瞪? 
        我说错了什么啊?叶修一直委屈到把王杰希扒了外衣扔到床上。王杰希的双手越过腋下摸索到他脊背,扣着肩骨借力抬起上身凑到了他耳畔。 
        “我以为我们早在一起了。” 
        叶修手头一颤,动作都慢了半拍。搞什么,原来这个直觉动物完完全全没觉得需要什么正式的声明,吊了这么多年其实只是自己单方面娱乐。 
    阴人无数的他终于等到了感同身受一把被阴者所感的这一天,虽然还挺甜。王杰希趁他不备一口咬住他耳朵,小性子地要他拿出认真的态度,把注意力并整颗心全放回他身上。 
        “你自己傻。”他还是那副严肃模样儿,一本正经的,声音却从冰变成了冰糖葫芦,一串比一串儿多裹三层蜜。 
        “对,我真傻,真的。”叶修痛心疾首痛定思痛,把人一把从身上拉了下来。敛起说笑表情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指腹勾勒人颧骨弧线,眼中跳动的是只有这一人才能引燃的火。 
        “所以,全都怪我,咱们加上这几年欠下的,王老板,今晚可有得算了。” 
     
     
        此刻万千话语都毫无意义,眼神交汇的一刹那,他们便知道谁愿意陪着谁去那遥远谦卑而荡着粼粼爱河的地方寻找相互懂得的源头。汩汩无言的柔情如天被撕了个口,一落九霄落到对方的眼中心底。 

         叶修俯身给他做着清理,以他一贯的细致与温柔。王杰希望着天花板,那里映着缀满了星斗的飘渺幻境。他被无边无际由指尖悄然漫上的黑暗淹入深渊,离天空越来越远。断续的回忆闪烁着,是他与叶修的一次次相遇,一次次拥吻,一次次温存,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为叶修所不知的,他是神,自宇宙爆发那一瞬形成即存活到现在的唯一生命。从一簇短暂的意识波动到简单的碳氢原子构成,最后是最高级的生命体,在他漫游于荒芜太古的数亿个世纪里,他没有感情,他的世界里只有一片无意义的死寂。大把的时间留给他挥霍,没有悔意,亦没有期许。他曾只手毁灭一个星系加之星系中所有的生命,他不在乎,只因为他愿意。

    太多的游历让他疲惫,他见过太多,都是些重复的,大抵都无聊到没了颜色。他创造了一个小小星球,上面种满了树和会从天上淌下的云。他有一片湛蓝的结着冰的海,海里只有他自己。透过冰面看恒星的光折射出各种方向的路径向海底攀升,他想就这样度过永无止境的余生。

        知道那个本不该出现的过客落在这片小世界,指节屈起敲着冰面像是奏着什么旋律,让他看他一眼。

        就一眼。

        于是他睁眼,只一眼。

        山川,湖泊,一整片宇宙。

        那刹那多么绵长,长到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去。

        他本以为自己早已看够了阳光,毕竟它那么泛滥廉价而又寻常,可直到他与他隔水相望,视线纠缠的那一霎他才明白自己从未真的见过阳光。那震撼太难形容,时光都凝滞在怀中。那么短暂的永恒里,他看见他眨了眨眼,让全世界变得黑白汹涌,只余他金色的笑容。

        一瞬间就捱过了三万余年。

        他总在冰面上陪着他,一定没有去过另一半星球,一定不知道另一半的森林中每朵花都长成了他的模样,每棵树都在向他疯长。心头孕育的山洪将泻未泻地颤动,只需他一个眼神,就会轰然将他吞没。眼底水蓝色的天空渐变成心头血的红,染的世界就要着火。

        他曾哄骗着他与他接吻。他让他仰着头把唇贴上冰面,继而他的也附了过来。唇瓣从某一个微妙的角度看去像是契在了一起,他们在冰层里点燃了一簇火,顷刻间燎原,似要讲万千冰雪融化殆尽。他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的双手已按到了冰面上,险些就要破开冰面拥入他的怀抱。于是他落荒而逃,顺着洋流逃到温暖的海洋深处。

        他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不愿走到海外是不是因为有一个人让他第一次惶恐迷茫畏惧渴望却不敢触碰。每当他栖着冰面对他讲述他的故事,他觉得自己一颗心都满了,沉重地要拖曳身躯抛锚入汪洋;心也如此开阔,大到没有边境,盛下不老的时光和整片寰宇。

        他说你有没有名字啊,我看你这双眼长得也是清奇,就叫你大眼儿你意下如何?

        末了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忙又开口补充:挺好看的,哥喜欢。

        他最后说,我叫叶修,大眼儿,记住了,我叫叶修。

        我当然会记住,梦里都是它,如日如星。

        叶修消失的那天是这座星球先感知到了他的离去。无数乔木的根须穿越地心将沉睡中的他唤醒,厉声尖叫着把讯息告知。

        他睁开眼,那时也是似乎永无边际的黑夜。破冰而出时太过仓促,尖锐的碎片将脆弱的皮肤割出创伤。他跪在一望无垠的冰河之上,头顶是明月,身下是鲜血。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一直不愿接近他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恐惧爱,这个他从未有过的东西。天尽头掀起狂风,呼啸过灵魂的裂缝,在这一刻他才终于明白他所求的,他本有的,他错过的,明白了他心头深埋的悲伤与焦灼的缘由。

        他无从寻觅叶修的方向,只有等待。盲目的寻找意味着大概率的错失,他只有相信他会回来,回来取他丢在这里的一颗缺氧而濒死的心。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所等到的他归来的方式,比他的远行要残忍百倍。

        草木在喧哗中萎缩枯败,百花在哀嚎中死亡凋零。他在万物的悲歌里看见叶修从天际坠落,像失控的流星。

        叶修的身体因宇宙辐射和空气摩擦的高温而破碎不堪。王杰希在半空接住他,却发现双臂像被砍躲了一般一触即剧痛无比,无力承托任由两人一起坠入海里。
        海水的浮力足以承起王杰希承不起的重量,它虽温柔却无心。叶修在他的怀中睁开了眼,逆光中他的瞳孔几乎散到了虹膜的边缘,扩散了无尽的墨色深渊。
        大眼儿。
        叶修。
        真......抱歉。
        叶修。
        我回来了。
        叶修。
        我托你个事儿呗。
        忘了,我,忘了我,大眼儿,如果......
        叶修笑了一下,眨了眨眼。
        他的灵魂踏着红外频率,乘着风摆脱了他的怀抱,飘摇着在光能抵达的末端逐渐模糊。王杰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看着无数银色的气泡从他们拥抱在一起的地方盘旋着浮起,随他而去,直到破碎在天水交吻的边缘,仍挽留不了他的远离。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直到整颗心随着整座星球一同死去。
        后来他也走了,为了寻找他。他说支撑他走过,漫漫永生的唯一信仰,他如死水般冷寂生命仅有的光。他执着地追逐了一生又一世,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地从出生到长大,再从相爱到死去。只为那一个名字,那使他的生命中撞出百彩的两个字。
        叶修。
        于是天使折翼沦入地狱也在所不惜。

        叶修的手覆上他的眼睛,卷而长的睫毛是鸟儿轻颤的翅膀,挠的他从手心痒到左肋骨下的那颗心底。

        “想什么呢?早就觉着你这两天不对劲,做什么亏心事了,啊?还敢瞒着哥。”
        王杰希只把头一埋,换成额头留在他的掌心。叶修见他不搭理,却又不忍心逼问,叹了口气,揉着他的脑袋让细碎的发滑过指隙。
         其实他心里倒也琢磨出了些明堂,只是实在有些太难以置信。他觉得王杰希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宇宙的进程。

         前因很多,现在的“末日学说”传得沸沸扬扬,他们此次入潜钱德拉塞卡黑洞主要目的便是为了探明世界线的走向缓解舆论压力,军方介入此次入潜行动更是一种表态,表示此事已经得到了政府足够的重视,将给大众一个官方的解释。钱德拉塞卡作为太始黑洞,它的奇点与宇宙大爆炸的奇点相位巧妙重合,所以此处的世界线布局会有宇宙未来走向的代表意义。
        代表意义,那么,会不会间接产生影响?
        比如,通过有序控制黑洞的演变过程?
        如果说引导黑洞坍塌是向其中倾倒大量的物质,反之,是不是要将物质从黑洞的历史中抽出,使其永远膨胀而不致招致毁灭?
       怎么猜测这个想法都太过疯狂而不可思议了,人类尚不能做到向黑洞中加入以至能合理引导的物质量,更别说将物质从那样巨大的力场中抽离。他如果真是这么想的,那他一定是疯了。可是王杰希的表现又让叶修隐约的不安,他在室景中所下的每一道指令似乎都与这个想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反复在奇点附近的模拟进程,更像在寻找一个契机。
    他究竟想做什么?
        “对不起。”
         没想到恰在此时,王杰希却开口了。三个字太过简单却有些说不清的意味,叶修没等他话音落下就挑起了眉。王杰希从他的手底让出侧脸,让叶修能看见他的眼睛。
        叶修想说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可话到嘴边却被王杰希一个眼神全打回了肚子里。
        他想这种眼神他可能只见过三次,苏沐秋架着战机义无反顾替他挡下五颗等离子炮连轰的那一次,吴雪峰掩护他们撤退而将被俘虏前把枪举到太阳穴上的那一次,还有这次。
        王杰希笑了笑,勾住他的脖颈吻上了他的额头,时间立停,思想立停。
        “睡吧。”他说。

    【他留下平安给他们,他将他的平安,赐给他们。】

        “Glory-0”号的发射没有欢送仪式,却受着无数双眼睛透过屏幕的注目礼。人们将担忧,敬意与希望全部寄托在这些人身上,这些可能将为真理献出生命的人。七点整,由标准的反向旋转光束构成的飞船载着压缩成了几等节数据的入潜团队队员贯穿了大气层,疾驰入无垠的真空,奔赴葬场,那几乎注定通向死亡的目的地。

    “1号室景显像正常,远算系统正常,分析软件正常,一切正常。”

    “2号室景显像正常,远算系统正常,分析软件正常,一切正常。”

        ……

        在色彩编码的费曼图隧道构成的主控室景里,叶修接收到了其余分舰的分动室景传送的确认标签。在几微秒内,在某一种定义下,黑洞深潜其实已经结束了,因为在他们的时空框架中,他们从发射到落到视界,只需不到一个半毫秒。无论他们主观上经历了多少时间,获得了多少个有所值的情报,只要没有实现全计算域,他们都在这几微秒后被挤压进奇点之中,

        他们已经坠入了黑洞的事件视界里,自此Glory-0号每向下一级轨道坠落,都会在空间尺度和时间尺度上缩小为之前的百分之一,并在每一个轨道上停留三十分钟为主观时间。一系列实验光束从短波形式探测着黑洞内部缩小了一万倍的物理世界,不久之后,已转变为硬伽马射线的主光束也将适用此等微观物理学形式。

        1号分舰的王杰希是全队主要的技术支持,他将检测Glory-0号的整体运作状态,在新粒子被整合进脉冲阵列时,他需要检察在差异渐小,破缺对称性已恢复情况下变异为包含所有可能类型粒子混合体的飞船的硬件完整性,并与此同时调用各种备用方案,把信息分流入可行的调制模式。

        叶修知道现在自己不该打扰他,他需要专注,可心头被一百只马蜂蛰过,又酸又疼,火辣辣地跳着焦灼。

        不可能的,不需要心理安慰,这本就是个既定的事实,可他总又相信自己的推断不会没有根据。

        到底是谁异想天开?

        滴的一声,三号舰的刘小别发送了一则信息,主控室景与一号分控室景信息共享,于是叶修和王杰希同时看到了刘小别所接收到的观测结果。

        “英杰还在分析主世界线的走向,世界线相位收到了不通世界线网络的影响,并由于测不准原理,算出概率最高的可能性应该还需要不少时间。”

        “嗯。”听了报告以后,王杰希沉吟了两秒才又开口“帮我接许斌,让他把实验光束的探测方式控制权转给我,他去帮英杰,时间不多,否则到了普朗克尺度数据将没可能再向大尺度旋升传输到视界边缘的纳米机器上了。”

        “喂,别什么都忘你一人身上压啊!”叶修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力,“你把一个大活人放在主控室还啥都不让他做,你当他是花瓶供着的啊!”

        王杰希百忙之中给他丢下一句话“好看。”

        “呸。”叶修伸手处理了唐柔和包荣欣发来的关于库马尔模型和圣提尼模型的检测后果,室景内的隧道如一道光流,将黑暗分割成富有几何感的块状物,像是十亿颗相互碰撞,不断瓦解的火花,一次次炸燃后的光子飞跃到他的脸上,随即湮灭,使他的表情在明暗不定中有些模糊。

      “早就知道结果了吧。”

        王杰希的手指戳在一张暂停在2M处时间被切割成不同锥面的平直矩形的时空图上空,硬生生没有点下去。事到如今,隐瞒的确没有必要了,片刻之后,他倒是坦诚。

        “是。”

        叶修的心不疼了,有人把它浸到了汞里,变得冰凉还中了毒。

        他找出根烟点了火,咬着烟尾时却嚼碎了烟草,滋味太过苦涩,他只能咽回肚子里。

        事情他猜对了大半,还可能是全部,但这好像不是中彩票,高兴的话,他或许和他一起疯了。

      “所以呢?”良久,他吐出一口烟圈,顺带出长着瑞丽锋刃的讽刺,“你打算做些什么来拯救将死的世人么?我的杰希大大?”

         叶修能够猜中他的意图,王杰希并无意外,甚至早做了应对准备。可真当他的质问化成了刀指向自己时,他突然手足无措了,一切解释都变得苍白得像张纸,风一吹就被撕了个粉碎飘散得让他找不到合理的台词。

       “叶修。”他深吸了口气,做出了他这一生对他最后的成全。

       “我给你讲个故事。”

     

     

       “分析结果:世界线联会并于10年后,挤压于奇点(概率90%)。负责人:高英杰,许斌”

       “普朗克尺度计算结果:无法获得全计算域。观察者本身尺度已无限缩小并接近于被观察尺度,但无法突破至更小尺度,无法调用更小的计算单位,无法找到足够多的计算储位,无法构建尖酸机制。负责人:罗辑。”

        “警报!1号舰试图脱离主控系统,7号舰已将其拦截……未成功拦截!1号舰具有最高权限,7号舰无法拦截!重复一次,7号舰无法拦截!”

        “警报!1号舰已脱离主控系统!警报!1号舰已脱离主控系统!警……王队!”

        “队长,你做什么?你疯了么?”

        “队长!”

        “王队!”

        “王杰希!”

          ....…

     


    [叶修,你信教么?
    我们都是上帝之子,每一个降生都像是被上帝抛下。因为我们是上帝之子,所以抛弃在前,拯救在后。
    而我因有永无止境的生命,则是被永久抛弃。我犯下的罪孽可能太深重,上帝也无可奈何。真正能拯救我的只有你,叶修,是你将我从地狱中赎出。在知道你的名字之前,我的灵魂从未完整,我的存在毫无意义。我不会爱,直到遇见你。叶修,我爱你把我的心变得柔软的方式。于是我得以借晨露窥见你,我唯一的光明。
    The darkness is no darknrss,with you.
    如果有生到死这个过程注定是漫长的,那么谁又不渴望温暖地度过?可是生命真是充满讽刺,他总用悲伤让你了解什么是幸福。
    你曾经让我忘了你,是么?
    对不起,我做不到。那么只能请你代我这些岁月中本不该拥有本该彻底忘却的,一起忘了吧。
    我想我还是信奉你,我生命中的整个奇迹,无论我是不是还会存在于你的历史里,我所有的热泪都会化成潮汐,永世不息地奔涌向你。你记得我,亦或忘了我——
    叶修,我依然爱你,这是我这一生做过最伟大的事情。]

       

         大概不会再有别的人能见到这样的景象了。无数光子汇成庞大的粒子洪流,从奇点处叫嚣着向外狂奔,像是反噬的漩涡,倾倒出万千悬河。
        记忆里,一帧帧的场景被人篡改抹去,对他笑的,与他相拥,他吻过的。
    他所爱的,在这一刻泯入黑洞混乱的时间里,像一粒尘埃混入流沙,被黑洞吞去了他存在过的历史。
        叶修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知道他被这股物质的海潮抛卷着向大尺度飞升,而后被卷出事件视界,直到大脑一片空白,直到。
        再没有泪流出。

         这是?
         他睁开眼,湛蓝的天空美得像是块未雕饰过的玉,三千流云缓慢略过他的眼帘,低得像是要全部流入他的眼里。
    身下有点儿滑,碰一碰还有些凉意想破开衣物入侵到骨头里。他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结了冰的水面上,一眼望不到边际。冰层浩漫,和天拥在一起,大概曾是片汪洋。
          他站起来环视一圈,对这里的景象并无半点印象。没有接收到任何网络地址标签,他从黑洞里脱出,应该已经不在原先自己生活的时间线上了。万幸他还随身带着微型反冲航天器,当务之急他要找着一片足以支撑他安全起飞的陆地离开这里。
         他在冰原上游走,也不知走了多久,知道莫名被什么引力牵扯停下了脚步。一种直觉敦促他低下头,于是他清楚地看见微微泛着蓝色的透明冰层下,有一个影子。
         很意外的,这次这个他所陌生的事物并没有让他警惕,他只觉得看到了他就好些沐到了恰如其分的温暖阳光里,心头微微一跳,突然就想微笑。
    他俯下身,影子仍抱着臂紧闭着眼,脸上似乎堆着比海面冰层还厚的冰。他略略向水底偏着头,像是有多么厌恶阳光,左半张侧脸对着自己,轮廓在水底的阴影掩映下显得很深,浮动着的光纹着的水波在他的脸上游弋而过,将那些刻意绷得笔直的线条模糊得浅而柔和。
         他看着他,直到那些光波透过冰面反射回来映射到他的眼底,将他的心搅出粼粼的波澜,漾起细密如层叠的花瓣的涟漪。
         他敲了敲冰面。
         影子睁开了眼。
         只一眼。

     

     

    ————————————————————————————————END.

     

     

    • 前文拖沓导致后文的极度缩水......绝望。有些字打错了请帮助纠错,是的,我有些不严谨。我知道排版很尴尬,给我留个全尸谢谢。

    • 所以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的,我爹拯救了世界,他是漫威的新英雄,叶。

    • 最后对结局进行一下解说:王杰希的确做到了将物质从黑洞里抽出,但他也因此坠入了奇点。黑洞的历史将他吞噬,于是他在正常维度里的历史就消失了,所以叶修不会再记得有这个人。(这个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叶修从黑洞里出来后没有回到现在的时间线,于是他“穿越”了。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并且来到了当时自我放飞(雾)的王杰希创造的星球上,有了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老叶的心里还是有爸爸的!他只是忘了王杰希,但是他没忘记他曾刻骨铭心地爱过这样一个人,所以当他们相见的那一瞬......
      这是一个轮回。王杰希遇见叶修并爱上了他,末世的时候为了叶修把自己留在奇点,而逃出生天的叶修回到了遥远的过去与叶修相遇......
      所以说了这么多,我只是想解释一下。
      这不是be!真的不是!当然也不甜我悔过......
      哦在此强调一下,王杰希的历史被抹去只是主观意识上的,客观现实中他还存在,所以叶修回去的时候能碰到把自个儿塞冰面下的老王。
      以上,看似一本正经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严(胡)谨(编)推(乱)理(造)。

    • 引用说明:
      ①本文大量素材引自格雷格.伊根的一篇有关黑洞的中长篇小说,眼熟的朋友拜托给我留个全尸谢谢。
      ②以上我的一些乱用名词,看不下去的朋友给我留个全尸谢谢。
      ③以下引自圣经
      【你已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必叫我因见你的面,得着满足的快乐。 】
      【他(你)留下平安给他们,他(你)将他(你)的平安,赐给他们。】
      ④还有一些语句,就不一一列举了,眼熟就对了!

    最后祝老叶老王天长地久!
    你们也可以尝试眼熟一下,我?
    哦我真是,恬不知耻。

评论(14)
热度(73)

© 秣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