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世间权似火,不能烧得卧云心。

王杰希亲儿子。
喻文州迷妹。
单恋江波涛。
杂食

秣僚幸会。

【王黄】无题

#王黄虐1

预警,黄少天车祸 

拿此文以示与死鱼别离的决心。

 

一. 

黄少天有些日子没过来了啊队长。

刘小别端了盘子到我面前,糯米糍巴咬得咯吱咯吱响。

你挺想他?

没有没有没有的事。他说话和他的手一样快,还没坐稳又跌跌撞撞起了身,跑到隔壁英杰他们桌上了。

嘴里糖球突然尝不出什么甜味儿,拇指下意识抚上额角,指腹擦着别处平滑肌肤却在此处触到了一块突兀的粗糙,细小而尖锐地起伏着像是迭宕的一颗心。

嘶,都结疤了怎么还在疼。 

 

二. 

喂,王队?

喻队,有事? 

 

三. 

砰砰。

歪歪?王杰希王杰希?王王王王王杰希在不在啊在就开开门好不好?

砰砰。

别的小朋友都有小伙伴啦!王杰希缺不缺个黄少天啊?

砰砰砰砰。

王杰希王杰希...... 

如他所愿开了门,他用金丝玉缕穿连着铃铛似的声音却在视线相撞的一霎被干脆地剪断。眼神掠过他头顶看向别处,躲得有些仓促,但他要更狼狈,居然只能用沉默掩藏他眼中不慎泄出收也收不回的万千情愫。

王...... 

有事?开口时喉咙是干涩到不留缝隙的,习惯性地去追着人的眼睛说话,却一眼只望见他那两潭清池底下暗流涌旋起的黯色淤泥,黑雾浓云般笼上蒙蔽了原本如日如星昼夜闪耀的神采奕奕。

王杰希......你能......你......

 大概没人再听过他有如此的小心与讨好,多伶俐的嘴,说结巴就毫不含糊地磕绊到字不成型。

我不能。

真该对着脸给自己摁地上打死算了。

你听我说。如果不是夜太死寂连车来往穿流的声响都被吞没,他的声音会小到我听不清。手也偷偷摸摸牵上了衣角,轻轻地扯着摇着。我真不是故意赌气。王杰希,我不是不喜欢你不理你了。我...... 我很在乎的你知不知道?我......我不喜欢你和队长那样我......我受不了,我真的......很难受。请......请原谅我我不会再小孩子气了。王杰希,别不要我王...... 

后退了一步离开他气息包围冲昏理智的漩涡区,捏紧了拳指甲渗进掌心肉里,直剌剌划得心间血淋淋。

所以,你可以走了?

那一刹他的眼中似乎是千里雪封骤然破冰拧起了狂风席裹的海啸,卷着他的身子都在颤抖,在暗影中他伸手了,动作过快或是我过于迟钝,一股挟着风的锐利割过脑门,我竟避也没避。

他还是舍不得。

 

 四. 

王队......请您节哀。我们都很难过。

手里攥着的是那夜割破了我的额头的东西,拴着小小剑柄的金色链子倏得泄下,与太阳撞出夺目的光。整个食堂突然都没了声响,寂静得只有咣咣铛铛地收盘子声,吵吵嚷嚷分外突兀。没多久刘小别他们就过来了,一声声队长怯怯地喊着,把手机伸到我的眼前。

太亮了,刺眼,拿开。

 

五.

 去G市时遇见了熟人,叶修还是那副凡事都很淡漠的模样,穿着件洗白了的牛仔外衣蹲在吸烟区抽烟。本来是没想着打招呼的,可他还是敏锐,眼神一掠我就知道他看到我了。人拍了拍裤子站起来,烟夹在指间对我笑了一笑。

王队也是去看看他?

毫无戏谑,我在他的眼中只看见了疲惫。

可惜了,他大概是不会知道了。

 

六.

 喻文州一身黑色西服立在黄少天的照片旁,食指圈着下巴拇指压着下唇,看得四周缄默无比。

我又一次看见他了,只是伸手再也碰不到触感温热的皮肤,只有一层无温的胶。

原来喻文州也是不会笑的,他低了眸子看过来絮絮地和我和叶修说着些什么,我的耳朵却被罩上鼓膜,字字化成了隆隆的撞击。

然而最后一句我听清楚了。

王队。他看过来,神色平静,整座山都奔溃将海填满,所以波澜不惊。

少天让我转告你,只怪他自己不成熟,他从没后悔过爱你。

背了手勾上颈侧染了活人体温的项链,闭了眼满眸都是他接到这条系着他的剑的链子时的欣喜,像是个孩子一样受宠若惊。

王杰希你你你说真的么!是么是么你再说一边!

我......我也是,我真得,超级喜欢你!

少天,我也是。

只怪我自己不成熟。

我永远爱你。 

 

七. 

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黄少天站在烈日之下,灼热的日光滤过他的身体衬着皮肤白到透明,波纹般从他的周身荡开荡起镀着璨然金华的柔和光晕。

王杰希。

看着他,只是看着心就会化,霜雪千年终了于此时,万念崩溃,宇宙迎来众生的末日。

黄少天。

拥住他,不要再放手。唇瓣相栖的一刹我听见候鸟翅翼划掠水面,奏起了与天回响的天籁之音。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评论(6)
热度(22)

© 秣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