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世间权似火,不能烧得卧云心。

王杰希亲儿子。
喻文州迷妹。
单恋江波涛。
杂食

秣僚幸会。

【王黄】仍然无题

写手挑战甜4#
起名废。
时间紧写得着急,除了垃圾话别的只像个框架我慢慢改慢慢来。
所以,接下来是不是该祝你快乐了,少天?
稍稍再祝一下自己快乐。over。

“你到了么?”
“恩。”
末了,似是想起了什么,鼻腔里窜入海风的气息,张嘴吐出的话淹没于浪潮叠叠,迭宕中缀满温柔情意。
“少天,很好看。”

西莱利的海水透着淡淡的薄荷色,正午阳光直射层析浮动光影剥离,又有着暗藏烟云的玛瑙质地。食指抚过玻璃杯染了一手它所沁出的凉汗,咬着吸管透过墨镜看着浪花白的沙滩上流过的层层剥不完的纹晕般光圈。树荫巘巘如山,周密盖下清凉。

“你看到什么了啊?有海蟹嘛有海星嘛有章鱼嘛有...blabla管他是什么鱼嘛?”

“没有,只有海。"

“嘁——没意思没意思,那你不如呆在家里百度一下大海图片了真的那蓝的绿的红的黑的应有尽有,有必要花大价钱跑那儿去晒什么太阳真是真是太奢侈了。"

只是在埋怨我不在他身边,小孩儿气的撒娇调调扯的老长,足够掠一眼海在远方隔着天躬起得脊背。

“的确无趣,因为没有你。”

[安曼达海上飘着自由
安曼达海上飘着石头]

莱利半岛分为东莱利和西莱利。 东莱利大片的红树林一眼放去在夺目阳光下无声招摇驳析出彩石似的璀璨,像是撩了原的通天火烟雾弥漫中光怪陆离。还有石灰巉岩奇峻鬼斧神功刻成,他天生喜刺激,攀岩一类的活动做起来自是他人都体会不了的妙趣横生,若来正能合他心意,玩一个畅快淋漓。

“你试试,很有意思的。”自个儿玩不上,他不甘心,开始怂恿自己,字里行间都雀跃得很,手上还嗒嗒嗒敲着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也不知在分着心刷哪个副本哪个野图Boss,“等等,还有好处,你听着我念给你听啊,一,攀岩可以增强自信心,面对比自己还高大的岩壁,仍毅然决然向上攀登,不怕...唉走位啊走位啊那谁谁拳打王杰希你他妈掉线了难不成你那把剑留着戳你自个儿剖腹自尽的嘛...好了,好了,我继续,不怕面对攀岩过程中的难度挑战。二攀岩能增强体质——这个你听听,身体好——喔——靠靠靠靠靠脚踢叶不羞你约摸不是个智.???你别老是普通你剑定天下啊??蓄着蓝不放准备排放进江河湖海污染环境么你就这么想当垃圾是么是么是么?——唉王杰希你还在不在啊?哦好好你听我接着说,你看,攀岩运动是手脚均衡的力与美,并且足以负荷自己的重量对抗地心引力。同时可以协调儿童的肌肉发展提高柔韧度,这是城堡攀岩最大的——呃?儿童...哈哈哈哈哈我去原来是儿童攀岩啊哈哈哈哈哈!!天呐天呐王哥我以后就这样跟你讲话说王杰希宝宝王杰希宝宝我滴王大眼儿小朋友乖乖乖听话啊,哥哥带你...唉靠红血了稳住——"

耳边咋咋呼呼吵嚷得热闹,却不心烦。心房心室被阳光暴晒过烘烤得软软绵绵的棉绪塞了个满当,笑意迎着眼前烈日随着红叶灼烧,将热度顺递传过。

“好,我等。等你带我走遍山川走到天涯,直攀云霄。”

入住Raiiay bay. 地处沙滩,抬眼即是海。晚餐简单是炒面牛排,人总要缠着问糯米饭甜不甜冬阴功汤香不香,回他一句你自己试试倒是戳着痛处了,一时间没了声响。

说好了一起来看海,他却临时有事抽不开身,于谁都是遗憾。

也心念得慌。

电话煲到深夜,执拗扯着看不见的线子不愿有一刻的分离。直到他阳光般肆意的话音也随着夜色沉淀成絮语,荡在柔和的电波里颠簸着最后沉到涟漪都惊不起的海底。

他最后说,更像是梦呓。

王杰希,我想你,很想很想你。

[安曼达海上飘着一切又一切
只是没有我渴求的那一杯甜酒。]

次日晨,和鸟儿一起醒来。侧首便是清风牵手澄金染着红晕的晨曦溜过帘窗的缝隙洒到脸上,淡淡咸惺涌进血液冲散倦意。 早晨的大海蓝到妖异 ,像颗宝石躺在白鹅绒上,边缘有细小的浪是金银镀边,镶装雍容华丽。

铃声在此时奏响实在出乎意料,没想他能起这么早。改单手捧着马克杯躲开蝶翼般拥过的落地帘走回卧室,拾了压在枕边的手机再拖拖沓沓走回阳台。接通后那边少有的哑了,耳畔过度安静,只有他的呼吸配着为海风合鸣竖琴的风铃。等了几秒正准备说话,他却哼哼唧唧拖过来了一声拢着朦胧睡意的叹息。

“你起了嘛...日出好不好看呀...”

随他话音下意识回头,朝日同时裹着血红纱罩浴水而出,指隙间滑过光束织的秀发,洋洋洒洒铺陈了水天同色的金粉脂晕。耳畔乍起一阵飞鸟掠翼的喧嚣,浪涛滚滚反而摁了静音喑哑以致逐渐沉默,只有些小小的悉索躲在心头,酿成裹着百利甜酒香的一个个吻

很好看。只是——

这都不足为奇,零吸引力,和你的笑容比起。

我更想你。

我想,我该回去了。

评论
热度(7)

© 秣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