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世间权似火,不能烧得卧云心。

王杰希亲儿子。
喻文州迷妹。
单恋江波涛。
杂食

秣僚幸会。

【叶王】西风颂(二)

(一)

    “谢谢。”王杰希抖了抖沾满泥泞的长袍,不自觉得脸上就堆满了嫌恶。一抬头却发现叶修仍堵在自己面前,暂时没有离开,也没有放他离开的意思。
他皱了皱眉,因为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到底想做什么。荆棘之地的预言扑朔迷离,他理不清头绪,便亲自前往探查。谁知此处的沼怪无人治理,出没处没有提示牌,他一个不小心就误入其中一个族群的栖居地,冷不防就被一群倏然窜出的沼怪拿泥巴摁到了沼泽里。
今天出门忘了占星相,一定是利东凶西,不宜出行。他束手无策之际抬头看了看天,明晃晃的太阳像个盛满了光的星盘灼痛了他的眼睛,一抹猩红色在适宜时铺下,在风中猎猎作响,帮他遮住了一片阴影......
      咦,什么红色?
      然后,他就被救下了。
      那个在巴土恩的炎热夏季仍裹着条长红围巾的英雄似是自太阳坠落,潇洒地踹开一圈气势汹汹就要围上的怪物,单手将王杰希从粘糊糊的沼泽里拎了出来。
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于是红围巾不乐意了,意思意思要王杰希给些物质褒奖。
    王杰希不吃他这套,况且他也真的什么都没有。他索性和他耗下去,方便把身上湿腻腻的泥巴晒干:“你这算是敲诈么?”
    “不算。”红围巾,当然那时王杰希还不知道他是叶修腼着脸笑了笑,不遗余力地将他从天而降救人于水火的光辉形象败坏了个干净,“这哪能是敲诈,我本行就是抢劫。”
    敢情人救你只是顺便,好方便敲他一笔!
    王杰希无话可说:“我真的什么都没有。”
    “可以。”叶修围巾一拉,长矛一扛,脚往石头上那么一踏,真有几分黄金大劫犯的架势,“我好心肠,死活由你选一个。”
    “活着有条件么。”这种情形下,王杰希反而更能冷静了些。
    “当然。”
    叶修说着,手却伸到了身后。王杰希以为他下一秒就要摸出个什么无人可挡的暗器给自己干掉,没想到人连个小刀都没有,却摸出了张纸和副眼镜。
    叶修戴上了眼镜,开始一本正经地和他玩算术游戏:“600磅白狼毫,一月十磅,五年分期不加息。”
    “可以。”
    “600根密银吊坠,一月十根,五年分期。”
    “......”
    “900个白狼利齿,一月......呃这个有点儿烧脑,你自个儿算。”
    “......没可能。”
    “600捆沙蚕丝。”
    “住嘴。”
    “6000捆强力蛛丝。”
    “杀了我吧。”
    叶修总算是不说了,扶了扶眼镜咧了咧嘴,把写了满满一页的清单递到他眼前,像是学生交作业。
     “考虑了一下你们泰尼格拉斯的工作效率,这点小意思应该不成问题吧!”他笑得到是诚恳,不知从哪儿摸了根烟,叼在嘴里咕噜咕噜抽出了大团大团的雾,盖满了他的脸,“对了,听说你们那儿的烟草质量不错,能给我弄点来么王大眼?”
     厚颜无耻!王杰希气的跳脚,不过面皮上还是一脸冷峻。输人不输势么!不过......“你认识我?”
    “不该不认识。”叶修从蓝白交融的一团团气态胶体后探出了脑袋,“全世界没哥不认识的,除非你不是人。嗨,不是人也没关系,挡不住哥神通广大,分分钟找到你老坟。”
    什么玩意。王杰希不废话,挥手把单子给撕成两截:“不可能,这么多东西,不可能的。”
    “嘿你这大眼儿闹腾的,怎么跟个小孩儿样还说撕就撕?亏你还是个文化人。”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慨,叶修摘了眼镜就砸到了地上,不过方才那个动作举止分明是想把一缸的烟灰全扣他脑门上。 他从口袋里倒腾倒腾又摸出了一张,“啧......幸好还有复件。你赶紧给我签了,这样耗在太阳底下你不嫌热么,难道你这大黑袍子里头布了几百个冰系法阵?但是我没有,你快签了咱俩还能找个阴凉处喝一杯,我记得巴土恩市区的鲜榨水果汁不错,冰还是从轮回那帮企鹅的永冻之地运来的……”
王杰希没等他说完,反正你死或我亡,他趁着叶修的视线被烟雾遮挡,倏得俯身抽出靴子里的刀,三步一冲抬手一刺,撕破烟雾准准地刺向叶修的眉心。
    叶修被扎到,却没有血淌出。
    漆黑的长矛铛琅落地,他笑了一笑就化成泡沫破碎在了留着火的空气里。
    “位置看得挺准,就是傻,不知道凶器在太阳底下还能反光么?”叶修那只冷得冷得像是死人的手从他的身后探出卡住咽喉时,王杰希已经反应过来了——影分身,大意。
    “搞知识就搞知识,真不知道这年头你们这些文化人都什么想法,比我们还彪悍。”叶修劈手夺了他的刀,把玩在指间耍出了几个刀花。哦,手真好看。脖子被人死死卡着呢,王杰希来不及喘气,却来得及愣神。像是为了惩罚他这种对生命不负责任的态度,叶修那只透着玉质而且纤细的手握着刀子向下一划,至少两秒以后,王杰希的手部神经末梢才迟钝地拉响警报。然而此时叶修已经扔了刀子捉住了他被划伤的手,另一只手从他的颈部划下 ,却用臂弯仍把他箍在怀里动弹不得。他的意图很清晰,王杰希的脑子却有点儿糊涂,居然连反抗都没有得由他在清单上就着血摁了手印。
仪式结束,叶修却不放开他,抱着他的动作倒像是恋人。他俯首把下巴搁在他的肩头,咬着他的耳朵暧昧低语:“刀是双刃的,小心割到自己。”
    王杰希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的手掌覆到了自己汩汩流着血的掌心,与自己十指相扣,沁骨的寒意随之袭来麻木痛感。等到叶修手放下时,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你是谁?”王杰希问。
    “我?”看不见叶修的表情,但他的声音里含着笑意,烟味太浓了,王杰希难忍这个更较之手上的疼痛。
    “我是风——”
    格鲁瑞的使者,众神的戟。

    然而王杰希要是信了他这听起来绝对是胡扯的真话,他也就不是王杰希了。学者之道,不信神不信邪,恒不变的只有亲眼所见。
    “哦,你是疯子。”
    叶修这时松开了他,太热了,他的前胸和王杰希的后背都漆了一层汗。“谢谢,你倒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他走到王杰希面前亮了亮单子,俯身拾起黒毛,抬手舔了舔本属于王杰希的血,像极了只饕饮饱食后的兽。
    “别想赖账,做个守法的好公民啊,我的大学士小杰希。”

tbc.
————————————————————
时隔半个月的更文。
顺便一提,这里面王杰希对死亡没什么意见是有原因的。
这里是叶修和王杰希第一次见面嗯。

评论(4)
热度(21)

© 秣僚 | Powered by LOFTER